第七百三十九章 癡情之果

【書名: 開天錄 第七百三十九章 癡情之果 作者:血紅

強烈推薦:野心家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穿越五零搶夫記武神天下快穿系統攻略百煉成神諸界末日在線破云     乾梟跪了。

    羲繇呆了。

    媧曌面皮通紅,氣急敗壞的指著乾梟尖叫呵斥:“混賬東西……你對這黃口小兒下跪作甚?”

    乾梟干巴巴的笑著,拼命的向媧曌使眼神。

    單單巫鐵、陰陽道人、滄海道人聯手,無論靈寶、神通,甚至天時、地利,都完全壓制了乾梟。更不要說,陰陽道人放出了三百神明境高手,乾梟身邊的百來個重傷的神明境屬下,根本不是對手。

    尤其是,百萬巨神兵!

    巨神兵悍不畏死,戰力強橫,比起同等實力的胎藏境高手要難對付得多。

    百萬巨神兵組陣搏殺,漫天的混沌火弩又或者其他的太古兵器亂打,就算是乾梟也吃不消的。面對如此強勢的軍力,除了跪,還能作甚?

    乾梟自己不怕死。

    他怕媧曌吃苦頭。

    “武王,是本尊錯了。”乾梟很謙卑的,低聲下氣的向巫鐵陪著小心:“曌妹只是一時火氣,還請武王,不要……不要遷怒于她……”

    巫鐵凝神看了看乾梟。

    這家伙……巫鐵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

    哼了一聲,掃了一眼面皮氣得通紅的媧曌。身體微微哆嗦著的媧曌紅唇一動,還要開口喝罵,滄海道人輕咳一聲,滄海世界一陣雷霆轟鳴,一股巨大的天地威壓當頭落下。

    媧曌高挑柔美的身軀劇烈一顫,恐怖的天地威壓鎮壓了她的神魂,讓她渾身戰栗,卻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乾梟身體猛地一哆嗦,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繃緊的肌肉一點點的放松下來。媧曌只是被天地威壓震懾得說不出話來,這樣也好,總比她胡亂說話,惹出殺身之禍來得好。

    巫鐵看向了羲繇。

    幽幽目光閃爍了一陣,巫鐵沉聲道:“羲繇大人,算起來,我對你有救命之恩啊。”

    羲繇咬著牙,沉聲道:“那時候,你是司馬無憂的臣子……是司馬無憂救的我,那是他欠我的。至于你……呵呵,那時候你不過是一條走狗,聽命從事的走狗而已。”

    羲繇的話說得很難聽,意思就是,巫鐵雖然在行動上救出了被令狐氏囚禁的羲繇,但是他的所作所為是因為司馬無憂的命令。

    所以,羲繇是不會記著巫鐵的救命之恩的。

    巫鐵的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了,他幽幽道:“就算是救了一條流浪狗吧,他也會對我搖搖尾巴呢?”

    搖搖頭,巫鐵嘆了一口氣:“想不到,世間真有這種狼心狗肺、豬狗不如之人……我救了他,他反而算計我……而且,還用這種齷齪、下賤、不入流的手段,算計我的母族。”

    羲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挺起胸膛,絲毫不示弱的看著巫鐵:“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巫鐵歪著頭看著羲繇。

    這話說得,近乎無恥。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呵呵,這是多能給自己的臉皮上貼金呢?

    巫鐵咳嗽了一聲:“羲繇大人,你所謂的大事,就是坑死了自己的親妹子?”

    羲繇呆住了,巫鐵的話,猶如一柄歹毒的匕首,狠狠的刺進了他最痛苦的老傷疤上,捅得他那顆傷痕斑駁的心臟流血不止,痛得他眼前發黑,五臟六腑都一陣陣刺痛。

    ‘哇’的一聲,羲繇一口血吐了出來。

    媧曌艱難的轉過頭來,狠狠的瞪了一眼羲繇,這個不成器的兒子。

    咬著牙,強頂著滄海道人放出的天地威壓,媧曌厲聲喝道:“沒出息的東西……把血吞回去。你是我媧曌的兒子,不要露出這幅柔弱之態來。”

    巫鐵咳嗽了一聲。

    滄海道人右手一揮,比之前強大數倍的天地威壓轟然落下。

    媧曌怪叫一聲,‘啪’的一下重重的拍在了地上,好似一只被大石碑壓住的大烏龜,任憑她如何掙扎,再也不能站起身來,就連話都說不出口了。

    “柔弱之態,的確夠柔弱的。”巫鐵譏誚的指著媧曌笑了幾聲,然后看向了羲繇。

    “羲繇,我有時候真好奇,你的腦殼里面,究竟裝了什么東西。”

    “你坑死了自己的親妹子,好吧,算你那時候年少無知,少年人,犯點錯,可以原諒。”

    “但是你現在是在做什么?你算計我……你還用這種卑劣手段算計我……你就沒想過,你得罪了我,對白鷴、朱鹮,可有任何好處么?對司馬無憂、司馬賢他們,又有半點好處?”

    巫鐵是真的不知道羲繇在想些什么。

    這家伙,也太自以為是,太想當然了吧?

    問題是,他居然還真能折騰,整出了這么一場大戲……媧曌就不說了,這乾梟,號稱赤陽神山之主,號稱南荒無盡莽荒億萬族群的主人?

    這來頭,似乎有點大啊。

    如果不是媧姆預知了危險,如果不是巫鐵和媧姆有心靈感應,接收到了媧姆傳出的預警信息……呵呵,如果真的讓羲繇得了手……

    巫鐵眸子里閃過一抹殺意。

    他和白鷴,有點小小的曖昧情愫……他和朱鹮,算是不打不相識的朋友。甚至跟著朱鹮一起廝混的,那個瘋瘋癲癲,有點呆傻的玱龍丫頭,巫鐵和她關系也不錯啊。

    饒是如此,哪怕羲繇是白鷴、朱鹮的親舅舅……

    友情,親情。

    和自己的家人相比,還是家人更重要吧?哪怕羲繇是白鷴和朱鹮的親舅舅,這里是滄海神珠所化的小世界,在這里殺人滅口,呵呵,死無對證的事情,也不怕白鷴和朱鹮知道,是吧?

    不知不覺的,巫鐵逐漸變得腹黑了。

    他現在很可以殺了羲繇之后,依舊若無其事的,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毫無心理壓力的和白鷴、朱鹮繼續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這是成長?

    還是墮落?

    巫鐵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去想這些問題。

    腦海中,莫名的有一句話從那浩瀚如海的知識庫中飄了出來。雖然不知道用在這里是否應景,巫鐵覺得這話很有道理‘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水,渾點好。

    人,渾點好。

    羲繇看到了巫鐵眸子里的那一抹殺意,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立刻向后倒退了好幾步。

    他,真的有點怕了。

    當年,落在令狐氏手中,被囚禁在令狐氏祖地中時,他不怕。

    那時候的他,年少義氣,血氣方剛,心頭一口硬氣就算是硬扛‘神靈’他都不怕。

    但是現在,年紀大了,心中有了牽掛,有了各種亂七八糟的雜念之后,他很害怕。

    巫鐵屈指,一指頭彈出。

    沒有動用神通法力,單純**力量激蕩空氣,指尖一點火光閃爍,就聽一聲刺耳的撕裂聲傳來,一道指風猶如箭矢,呼嘯著刺向了羲繇的心口。

    羲繇沉沉的哼了一聲,眉心突然睜開一支神光四射的豎目。

    他惱羞成怒的盯著巫鐵,就要開口呵斥。

    巫鐵居然沒有動用神通秘術,只是一指頭彈出一縷指風攻擊自己……這也太不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無論如何,他也是伏羲神國罕見的龍鳳雙子之中的哥哥,繼承了太古圣人血脈,擁有絕世天賦的……

    眉心豎目神光繚繞,羲繇張開雙臂,一縷縷絕強的道韻化為肉眼可見的流光從曦瑤體內涌出,虛空劇烈的震蕩著,羲繇厲聲喝道:“天地宇宙,為我所用……”

    “這一方天地宇宙,是貧道的!”滄海道人狂笑。

    羲繇的天賦可怕至極,他沒有修煉《元始經》,但是他的天賦神通,卻能掌控宇宙,吞納天地,近乎本能的操控天地宇宙之間的力量為他所用。

    沒有《元始經》的精純,卻同樣廣博浩瀚。

    這是太古圣人血脈,自然擁有的非人偉力。

    但是,這里是滄海神珠所化的世界,這里是滄海道人掌控的世界。一切力量歸屬滄海道人,一沙一塵若無滄海道人的允許,都不可能被羲繇動用分毫。

    巫鐵的指風如箭矢,‘噗’的一聲穿透了羲繇的心口。

    羲繇大吼一聲,雙手捂著胸口向后踉蹌倒退,血水不斷從他指縫中流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他無法理解的看著巫鐵。

    他已經活了六千多年,天生的圣人血脈,天賦卓越,堪稱非人。尤其是他晉升神明境的時間比巫鐵早得多,按理他在神明境的底蘊,還有他的戰力,都要比巫鐵強出一大截才對。

    可是巫鐵,居然只單純的用**力量,只是一縷指風,就輕松的殺傷了他。

    羲繇慘白的面皮突然又冒出了一團不正常的紅暈……他看出來了,剛剛巫鐵這一指,手下留情了。

    指風擦著他的心臟劃過去,只是殺傷了他的肌肉,沒有對他的內臟造成任何傷害。

    巫鐵,手下留情了!

    羲繇不甘又氣惱的咆哮了一聲,他是伏羲神國的天之驕子,原本的神皇繼承人的不二人選。

    可是現在,他居然要讓巫鐵一個后生小輩手下留情。

    羲繇不管不顧,他低沉的咆哮著,松開雙手,任憑胸口的傷口向外流淌著鮮血,右手一揮,掌心的一捧熱血立刻蠕動著變形,化為一柄細細的血色長劍。

    揮動著自身血液所化的長劍,羲繇蕩起一縷金色劍芒,朝著巫鐵沖了過來。

    巫鐵看著羲繇沖了過來,不由得連連搖頭。

    嬌生慣養的伏羲皇子呵……這劍勢松松垮垮,這劍招漏洞百出,還有這劍意,松軟猶如豆腐腦……

    羲繇沖過來的時候,渾身都是破綻,巫鐵哪怕拎著一根白蠟桿子,都能輕松的在羲繇身上的數十個破綻漏洞中,用數百種手法即刻擊殺他。

    巫鐵搖頭,苦笑。

    一直以來,巫鐵都被羲繇的出身來歷嚇住了。

    嘖嘖,好大的名頭啊。

    伏羲神國的皇子,伏羲、女媧圣人血脈的繼承者,注定要成長為驚天動地大人物的絕世天才。

    可是,可是,溫室中的花朵,是如此的嬌嫩,如此的不堪啊。

    再出色的天賦,羲繇也被養廢了。

    哪怕經歷了數千年的囚禁、挫折,羲繇依舊被養廢了。

    這劍招……就羲繇這實力,放在三國戰場上,這家伙估計活不過一個月。

    羲繇沖了上來,嘶吼著朝著巫鐵就是一通亂劈亂刺。

    巫鐵冷笑著,他張開雙臂,任憑羲繇熱血所化的長劍劈砍在自己身上。

    ‘叮叮當當’一陣脆響,羲繇神通幻化的長劍單純鋒利程度,居然不在普通的先天靈兵之下,這是何等可怕的神通。

    可是沒用。

    劍鋒劈砍在巫鐵身上,只見火星四濺,沒見巫鐵身上留下任何傷口,甚至連劃痕都沒留下半條。

    等到羲繇劈砍了數百劍,巫鐵突然飛起一腿,一腳將羲繇踹飛了數十里地。

    羲繇大口大口的吐著血,猶如風中落葉一樣飛了出去,他重重的撲倒在數十里外的冰面上,‘嗤嗤’有聲的順著堅硬而光滑的冰面向前溜出了老遠、老遠。

    羲繇憤怒又憋屈的嘶吼著。

    他還記得,當年巫鐵跟著司馬無憂,闖入囚禁他的秘殿時的場景。

    那時候的巫鐵,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胎藏境小人物,羲繇根本沒將巫鐵看在眼里。

    這才幾年時間?

    這才幾年時間?

    他在巫鐵手上,居然過不了三招。

    他可是羲族的龍鳳雙子中的兄長,他可是繼承了圣人血脈的天才。

    “巫鐵!”羲繇趴在地上,流著淚吼出了巫鐵的本名。

    “你,害死了你妹妹……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想要,在白鷴和朱鹮身上,討回一點心理安慰。你想要通過補償你妹妹留下來的孩子,彌補你自己的心理破綻。”

    “無能,軟弱,而且自以為是,自私自利的人啊。”巫鐵瘋狂的抨擊著羲繇的所言所行。

    “可是,用傷害別人,來彌補自己的心境……你真是一個無能又無趣,而且沒頭腦,沒想法的……廢物呢!”巫鐵笑得很燦爛,但是他嘴里噴出來的每個字,都帶著濃濃的惡意,真好像一條毒蛇在噴吐毒液。

    羲繇渾身抽搐著,趴在冰面上哭泣。

    媧曌艱難的抬起頭來,朝著乾梟嘶吼:“你還在等什么?你跪在地上干什么?沒看到,他在折辱本宮的孩兒么?乾梟……你還是個男人的話,殺了這小子!”

    媧曌怒吼。

    乾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咬著,身體劇烈的顫抖著。

    巫鐵看著乾梟,在滄海神珠所化的世界中,他的神念得到了極大的增強,這個世界中的一切,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目光古怪的看著乾梟,巫鐵冷笑道:“乾梟,赤陽神山之主……你確定,你還是一個男人么?”

    乾梟的紅臉驟然變得慘白一片。

    他呆呆的看著巫鐵,身體劇烈的哆嗦起來。

    巫鐵冷冷的看著乾梟。

    一個被加以宮刑的男人……還能算是男人么?

    讓巫鐵詫異的是,以乾梟的實力,誰能對他做這樣的事情?

    而且,乾梟畢竟是神明境巔峰的修為,以他的實力,他的身份,他掌控的資源,他有無數種方法修復自己殘缺的身軀。

    但是他依舊維持著這幅殘缺的身軀,這就只能說明,是他……自愿的!

    巫鐵看看媧曌,又看看乾梟,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說,你到底是,圖什么啊?你這是,自愿跟在她身邊,做她身邊的貼身宦官呢?”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開天錄相鄰的書:四重分裂不聊齋郡王的嬌軟白月光至尊獸卡東宮侍妾(重生)嬌氣武俠之神級捕快宗主人呢顧望櫻陽天魔正統正牌亡靈法師賣裝備的雜貨店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