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亂臣賊子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亂臣賊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山村名醫我是大反派[快穿]不死傭兵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慈母之心[綜]     江彬隨即站起來,咬牙切齒道:“事到如今,要有萬全之策,需做到兩手準備,一方面,自是厲兵秣馬,需將這校閱辦好,讓陛下曉得我們蔚州衛的厲害,若是陛下青睞,自有榮華富貴。”

    “另一方面,也要小心提防,查一查這齊國公府,到底查到了多少事,又有多少證據,到底能不能將我們置之死地,因而,真到了無法挽回的時候,爭取到了校閱那一日,便是我等震動天下之時。”

    他說到震動天下之時時,眼里掠過了一絲詭譎之色,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了方繼藩的樣子,到了那時,只怕他第一個要干掉的就是方繼藩。

    江彬歇了口氣,又道:“這衛中上下的人,尤其是當初跟著咱們吃肉的人,這光吃了肉,到了挨打的時候,也需讓他們曉得,該拼命了。我們所做的,哪一樁,都是天大的罪,這等事,在臺面下,自是有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一旦弄到了臺面上,就是抄家滅族的死罪。不說別的,就說以往報上去的‘功勞’,這些斬賊的功勞,哪一個不是他們屠戮百姓割了首級殺良冒功而來。這些……他們洗的干凈嗎?一旦獲罪,這些事,統統都要敗露,咱們沒一個人會有好果子吃,告訴大家伙兒,到了這個份上,只能一心跟著我江彬干,干得好,照樣還有一場富貴,我們是當兵吃飯的人,給朝廷賣命是賣,那倒不如,給自己賣命,什么仁義禮信,呵……這不過是騙孩子的話而已,都聽好了,這些日子……該準備的,都要準備妥當。”

    楊勇到了這個份上,只有唯唯諾諾的應下江彬的吩咐。

    他很清楚,到了這一步,已到了懸崖邊上,沒有退路了。

    …………

    第一軍的大營,就在西山。

    朱厚照已在此待了一個多月,大門不出,二門邁。

    他既是這些將士們的義父,也是軍事研究所的帶頭人。

    制定出來的所有操練內容,都在軍事研究所里,不斷的進行修改。

    而將士們入營,本是奔著吃糧去的。

    可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

    卯時開始,他們便需列隊,開始操練。

    軍事研究所認為,一支新的軍隊,首先需做到紀律嚴明,這是重中之重,乃是軍隊的關鍵所在,若是失去了號令如一,那么一切的操練,都顯得沒有意義。

    這一點共識,是許多人翻閱了許多歷史上的精兵操練之法所得出的。同時,他們也做過一些實驗。

    譬如,將一隊號令如一的士兵對陣一支從軍中挑選出來的壯丁編隊,這些壯丁,都是選出來的精銳,個個不凡,可是……對陣起來,竟是不敵一群紀律嚴明的士兵。

    在得出這些成果之后,那么初期的操練,都是為紀律所準備。

    譬如,所有的官兵都發軍服,但是務求軍服必須做到整潔,稍有絲毫的衣冠不整,便立即軍法處置。

    這樣的做法,讓官兵們吃夠了苦頭,許多人對此不理解,難道打仗了,上陣拼殺,還需顧忌這個?

    可對于軍事研究所而言,這看似苛刻的要求,卻是紀律的根本,這看上去毫無意義的事,本質上,就是消磨掉每一個人的個性,使每一個人,都成為軍中的一份子,通過一次次對軍服的清潔,保證士兵們的絕對服從。

    列操自然而然,也就變得重要起來,因為這是官兵整齊劃一的重要途徑。士兵們列成一個個方陣,一次次的站隊,要求做到不差一絲一毫,隊列行進,亦要做到號令如一,整齊劃一。

    如此下來……這對于操練的官兵們而言,不啻是身心的折磨。

    若是如以往一樣的操練,耍耍槍棒,雖是容易疲憊,可至少,還可以隨時變換姿勢,趁機休息。

    可如今,卻需他們如木樁子一般站著,有時一站,便一兩個時辰,嚴寒酷暑,汗流浹背,稍有動彈,便是懲罰。

    官兵們對于王守仁,對于太子,對于那些軍事研究所的文職武官,沒有絲毫的好印象,在他們看來,這些人,更像是在捉弄自己。

    而他們最是愛戴的,卻是炊事房的文職武官王艾。

    王艾每日給他們配置的,便是飲食。

    操練累了,在間隙的時候,王艾會讓人預備一些鹽水,他認為鹽水能夠補充人消耗了大量體力之后的鹽份,對操練的官兵,有很大的好處。

    清早的早餐,在王艾的布置之下,也格外的豐富,蒸餅,雞蛋,再加上一條牛肉。到了正午,往往都有蛋花湯,有肉食,有米面……

    甚至……王艾會經常瞎琢磨出新的菜肴,請人去嘗試……對于王艾而言,這似乎是頂天的事。

    入營一個多月,從起初的煎熬日子,漸漸的……新兵們慢慢的開始適應起來。

    他們竟是開始覺得有些遲鈍。

    他們出自于不同的地方,來自于不同的家庭,有過不同的經歷。

    可是那些……似乎漸漸開始對他們而言,變得遙遠。

    甚至……他們已經漸漸開始忘記,營外的世界,每日睜眼,不斷捶打他們意志的操練,便如跗骨之蛆一般,使他們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思考,更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懷戀以往。

    而到了夜里,他們到了營房,更是倒頭便睡,腦海里……變得混沌,仿佛在他們的世界里,這營房和身邊的伙伴,就成了他們的世界,他們漸漸開始對外頭的世界變得漠不關心,滿腦子永遠都是軍容軍紀,以及每一日的操練。

    朱厚照對于這樣的成效,很是滿意。

    因為……新兵們開始越發有了新兵的樣子,每一個人所表現出來的,都是腰桿挺直,行走如風,有板有眼。

    ……

    偶爾……方繼藩會來營里,他畢竟是副手,而對于操練的內容,方繼藩沒有橫加干涉。

    拔苗助長,是沒有意義的。

    后世固然有許多現成的經驗。

    可是………讓這第一軍只知如此操練,卻不知為什么這樣操練,那么……又有什么意義呢?

    一切……都需這第一軍和研究所自行去摸索,去尋找更好的操練和作戰方法,只有如此,這才能真正的融會貫通。

    這就如科學一般,你帶著先進的東西放到古人們面前,對古人們而言,這固然是巧奪天工之物,可是他們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他們已經知道了制造,那又如何呢,最重要的……卻是知道其原理,知道其內核,最終……形成一套全面的價值觀,如此……才可以在此基礎上,不斷將這門技藝發揚光大。如若不然,這些東西,不過是曇花一現,最終……如古代智者們所創造的許多神器一般,最終失去傳承。

    朱厚照顯然對于方繼藩很不滿意。

    好不容易逮著一次方繼藩,便扯著方繼藩至自己的營房里,邊道:“老方,近來你在做什么,這第一軍乃是頭等大事,成日見你偷懶。”

    方繼藩便朝他笑:“殿下,臣忙的很呢,何況這里不是有殿下和王伯安嗎?王伯安是我最愛的弟子,我將他放在這里,可見臣對這第一軍是極其重視。何況,臣現在也有大事要張羅。”

    “什么事?”朱厚照一臉狐疑。

    看老方這個樣子,不像敷衍……

    方繼藩就認真的凝視著朱厚照,隨即道:“殿下,蔚州衛……有問題。”

    聽到此處,朱厚照頓時眼睛一亮:“有問題?不是吧,天上掉餡餅啦?你且慢著……本宮現在心跳的厲害,讓本宮緩一緩……”他深呼吸,而后才道:“有什么問題,這些狗東西,要反啦?你快說,快說!”

    方繼藩奇怪的眼神看著朱厚照,這廝怎么看都是一副十分期待的樣子呀!

    他心里不禁在想,太祖高皇帝他老人家,若是知道自己有這么一個子孫,棺材板壓得住嗎?

    方繼藩道:“倒也不是說他們造反,而是臣發現,蔚州衛弊病重重,牽涉到了許多罪狀,有殺良冒功,有劫掠過往商旅,有勾結鹽販……這里頭,任何一個,可都是要殺頭的大罪,江彬這個人……殘忍狡詐,又野心勃勃,他在朝廷和宣府諸官眼里,是個忠義之輩,可在尋常的百姓眼里,卻是毒蛇。”

    朱厚照亦是忍不住露出了幾分意外,而后瞇著眼道:“有點意思了,既然知道了他罪惡滔天,為何不現在動手,拿了這個狗東西?”

    方繼藩就搖頭道:“他是陛下宣來的,內閣和兵部,都對他贊譽有加,何況,誰不知道臣和他有一些矛盾,沒有真憑實據之前拿人,反而要鬧得不可開交了,只怕陛下……也要動怒,要不……殿下你找個由頭去宰了他?”

    朱厚照頓時眼睛瞪得如燈籠一般:“你又想糊弄本宮,到時父皇知道,還不宰了本宮?”

    方繼藩樂了:“所以才需要時間和精力,去尋找人證物證嘛,臣是講道理的人,絕不輕易污人清白。”

    ………………

    求……求月票!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