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自有道理

【書名: 重返1977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自有道理 作者:鑲黃旗

強烈推薦:諸界末日在線快穿系統攻略武神天下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野心家穿越五零搶夫記百煉成神破云     廟會上當然不光是吃的。

    說到玩兒,賣玩具的可就更多了。

    嘩楞棒兒、撥浪鼓兒、萬花筒、孫猴臉、八戒臉、關公臉、金箍棒、九尺釘耙、青龍堰月刀。

    寶劍、大刀、九連環、軍棋、象棋、圍棋、老虎棋、跳繩、風箏、漢奸(陀螺)、空竹、洋畫、彈球、摔炮兒、紅纓槍、駁殼槍、沖鋒槍,一跑一點頭的線兒鼠。

    還有平日里少見的泥塑、面人兒、糖人兒、糖畫兒、毛猴兒、年畫、春聯、剪紙……

    這一切都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吆喝聲、嬉鬧聲喧囂一片,就連面對面說話也得扒著耳朵嚷。

    在這人頭攢動、摩肩擦踵之中,人們只能隨著人流,一點一點地往前挪。

    有時只能站在原地,一步都挪不動。

    但人們不煩不惱。

    因為“吃喝玩逛”是新春的生命享受,本也是廟會的真諦。

    所謂“逛”,其實也就是“擠”。

    擠得出了汗,“逛”的目的才算達成。

    哪怕是鞋被擠掉了也不好皺眉頭或抱怨的。

    尤其是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里幾乎全是他們所向往的東西。

    所以我們祖國的花骨朵,個個只嫌脖子生得短,踮著腳尖,四處張望。

    他們想盡可能看清每一樣好玩兒的東西

    “咦?這是什么?”

    “媽媽,你看你看哪!”

    “爸爸,爸爸,我要……”

    此類的聲音幾乎隨處可聞。

    而大人們自然是無可拒絕的。

    因為說到底,過年過節的,但凡帶孩子來這兒的,還不就是準備花幾個錢的。

    那么頂多了,到頭了,大人也就能用一句話略微束縛一下孩子的欲望。

    “說好了,要這個就不能要那個了,只許要一樣。”

    于是稍微懂點事孩子,便會少有的認真斟酌與衡量起來。

    借此理解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課題——選擇的重要。

    洪家的孩子也不例外。

    哪怕家里再有錢,家里大人也不會由著他們的性兒胡買胡要。

    頂多可以比別家孩子多買上一件東西,一個的限額變成了倆而已。

    而且和別人家孩子還有個很不一樣的地方。

    就在于洪家正式實行了學業獎金制度。

    所以只要上學的洪家孩子,就只能花他們自己掙來的學業獎金。

    至于壓祟錢完全變成了爹媽的福利,他們已經沒有絲毫染指的可能了。

    有意思的是,這竟然還造成了洪家第三代的貧富分化。

    因為洪鈞和水曉影還好說,這倆都是學霸,也是財主。

    洪鈞個人資產上千,水曉影的小金庫里也有了幾百,盡可由著他們的喜好挑選玩意兒。

    可洪鎰就真慘了,由于拿不著任何學業獎金。

    他全部的家當,滿打滿算,不過五塊來錢。

    就這點還是他靠替母親跑腿兒,幾分幾分的從油鹽醬醋里摳斥出來的。

    今兒來了廟會,那是看什么什么好,可也買什么都心疼啊。

    結果洪家的孩子里就屬他心累。

    手捏在兜里,把錢都攥出汗來了。

    當然,洪鈞和水曉影絕不會舍不得把他們自己的錢給這個弟弟花。

    可問題是,自打洪衍武發現這樣的情況,之后就嚴厲禁止了。

    并且警告洪鈞和曉影,如再發現這種非法資助,不但得沒收,還得雙倍罰款。

    不為了別的,就為了以此激勵洪鎰的上進心,盼他知恥而后勇。

    只可惜,對洪鎰而言,“恥”字雖然是知道的。

    但他也是真對學習感到吃力和無趣。

    “勇”字怎么都樹不起來。

    那么沒別的,他也就只能活成了家里的叫花子,成了洪家孫輩里混得最慘的一位。

    沒轍,人和人就是有著這么大的區別。

    哪怕是出于一個家庭,同樣的父母也是如此。

    要不然,怎么說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呢?

    而說到這里,咱們同樣該提一提洪家里最特別的那位了。

    和大多數的成年人都不同,洪衍武對這些孩子愛的玩意兒也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興趣。

    他不但每個攤兒就得擠過去,仔細的看上一看。

    碰見合眼緣的,掏錢也是痛快極了。

    面人、糖畫兒、泥塑、糖人兒、鬃人兒他什么都要,那買的比孩子還歡實。

    而且光買還不算,他還得跟人家手藝人且攀談一陣呢,甚至還得給人家留電話呢。

    弄得洪家哥兒幾個連帶水清,都感到特別的匪夷所思,是又好氣又好笑。

    尤其洪衍爭和洪衍文意見最大,說他比孩子還像個孩子。

    還怪他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管著孩子們花錢,自己卻隨心所欲。

    這等于給洪家的孫輩兒們做了個壞榜樣。

    可誰也沒想到洪衍武卻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根本不認可倆哥哥的意見。

    非說他們不懂,自己不是為了好玩,而是跟買“菊花白”一樣。

    是為了工作,為了商業經營。

    甚至還反口埋怨起他們來了。

    “你們可真行,整個是與加其罪,何患無辭。你們不是不知道我辦兆慶弄的工藝品廠啊?告訴你們吧,這些東西就是我打算開發成旅游商品的。”

    “我跟你們說,別小看這些民間的小玩意,不但精美還有民族特色,尤其勝在成本低廉上了,那外國人就更會買賬啊。過去是沒這個實力,現在有條件了,那就得招兵買馬,招攬人才,開發新品種,甚至把這些手工藝開發出更多的潛力來。”

    “瞧這面人和泥塑。光做點戳跟棍兒的小玩意不糟踐了嗎?難道做點更精美細致些的福祿壽、西游記、彌勒佛、和合二仙、四大神獸什么的不好嘛?”

    “你們再看這鬃人兒,這是咱京城獨有的玩意。不但放在銅盤中敲打起來轉動自如,是有趣味性的‘盤中戲’,而且還完美的把京劇人物呈現了出來。”

    “看哪,這美猴王鎧甲和靠旗都是手工繪制的,無論是鎖子甲還是袍子上的海水江牙,還是盔頭上的絨球和雉雞翎全做得惟妙惟肖。這樣艷麗的顏色,這樣的精致的做工,對外國人來講,還有什么比帶這么一個東西回去更能體現京城風情的嗎?”

    “還有這糖人兒和糖畫兒,我都有心把他們引進咱們的廚房。就比如說我要是做一盤拔絲山藥、拔絲蘋果吧,菜肴的旁邊插上一個蝴蝶的糖畫兒不好嗎?如果再做個糖醋里脊或者是干炸丸子什么的,菜碟子里擺上幾頭小糖豬又多么的有趣呢!”

    “咱們中餐講究擺盤是頭幾年興起的。冷餐雕花和雞蛋清的運用我覺得都很麻煩,但糖人兒和糖畫兒就不同了。這完全是惠而不費的事兒,甚至可以提前做出來。尤其是今后公司再為孩子們舉辦活動,還能用來增加趣味內容……”

    還真別說,確實是這么回事啊。

    這一下,不但洪衍爭和洪衍文沒詞兒了,水清也變得不好意思了。

    作為商場里的老手,洪衍亢也情不自禁的贊同起來了。

    挑著大拇指說,“弟弟,你這商業頭腦可以啊。我小時候玩的鬃人多了,都沒動過你這頭腦。別說,外國人是喜歡這樣民族文化性的東西。據我所知,日本的人偶,就賣的貴極了,可西方人趨之若鶩。我很看好你這個主意。”

    “還有你說的糖人兒和糖畫兒的主意,我得說真是一種奇思妙想啊,但也真有實際應用的意義。西餐和日餐總是自詡他們的擺盤精美,但他們其實是坐井觀天。我完全能想象,要是按照你這個主意這么來辦。咱們即將開辦的‘滿漢樓’,一定會轟動東京的。”

    如此一來,洪衍武也來了興致,這哥兒倆反倒真的開始聊起實際應用的問題來了。

    而就在其他人搖頭苦笑之際,誰都不知道。

    洪鎰也開始了他的第一次討價還價。

    他拉著洪鈞的袖子,蹲在了一個賣舊貨的小攤兒前,擺弄起了一攤子銅錢。

    “叔叔,這些銅錢怎么賣啊?”

    “一塊錢三個,小孩兒,你問這個干嘛,這不是你玩的東西。”

    “叔叔能便宜點嗎?我就想買這兩個回去做雞毛毽子……”

    洪鎰手里舉起兩個康熙通寶的銅錢,小販還真沒當回事,因為這年頭,這樣的銅錢太多了。

    “那就五毛吧。小孩兒,要買就給錢,沒錢別搗亂了啊,我還得做生意呢。”

    洪鎰再無廢話,趕緊掏了五毛錢放下,把銅錢拿走了。

    洪鈞一邊走還笑他呢,“你買這個干嘛?你又不會踢毽子?瞎花錢。”

    洪鎰卻眼睛亮閃閃的,小聲說。

    “哥,你不懂,這好像是大錢銅母。去琉璃廠隨便找個商店賣掉,一個至少換三十塊……”

    “啊?”洪鈞就跟不認識他弟弟一樣。

    “你胡說呢吧?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洪鎰卻理所應當似的。

    “咱家老宅子里就有啊。爺爺整理那些瓷器、家具時候。怕我擾他,就把這東西給我當玩具玩兒來著,是他告訴我的,還教我認了上面的字……”

    洪鈞徹底無語。

    但心說了,嘿,老天爺還真是餓不死瞎家雀嘿。

    這小子這一票要真成了,就頂上三門功課考回全班第一的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返1977相鄰的書:我的老婆是天仙邪王誘寵:將門毒妃穿到女尊來愛你開門!我要祥瑞你全家(西幻)時之冕師姐狡于狐(重生)爆笑萌寵:開吃吧,獸夫大人!大宋開發商明末小平民始于婚,終于愛陰陽師之魑魅之主卿驕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